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

  就这么点族人,没有强大的部落保护,岂不容易被外族欺负?”

  果然,雨天泽眼中依旧带着质疑道。

  说白了,部落就是血缘相近,语言相似的村寨,为了防止被更强大的对手欺凌掠夺,从而相互聚集在一起,变得更加壮大而已。

  在这种半原始环境中,弱肉强食更加直接明显,其实现代也是一样,无非是变得虚伪隐蔽,明抢变成了暗夺!“大叔,我们嘎尔台族位置十分偏僻,几乎与外界隔绝。”

  秦烈知道,他并不是生性多疑,而是在这种野蛮的现实中,不得不格外小心,何况几人的穿着打扮,与这个环境更格格不入!少一停顿继续道:“祖祖辈辈也都强身习武,就算有些鼠辈小人去找麻烦,也讨不到便宜!”

  这么说,是为队员们对付狼群,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打掩护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环境中,实力越强越容易让对方感到担忧不安。

  “爹,他们真的很厉害。”

  雨萌走了进来,小脸上带着羡慕的神情继续道:“还救了我一命,外边的野狼,他们几下就杀死了!”

  “哦,是吗?”

  雨天泽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  队员们杀死巨狼轻而易举,可对于他们来说却并不容易,当时雨兴几人的苦苦支撑便证实了这点,他的惊讶也就可以理解。

  “没错啊爹,他们真的很厉害,比我们部落的黑暗勇士都厉害!”

  外边的雨兴,明显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在外边大声喊道。

  “呵呵,区区几只野狼,我们还没放在眼里!”

  秦烈这话可谓十足的高调,但并不是狂妄装逼,而是故意让对方知道,自己几人的实力,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。

  坏人,会让弱者警惕小心,可好人,则会让他们心里踏实,或者说更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!之所以这样,是想起当初去恶灵谷营救苗兜的族人时,那些中了“魔障”,毁掉了面孔的各门各派人士,不都喊着自己是黑暗勇士吗?

  还有所谓的晋级圣士,应该与圣殿有关!不管如何,肯定都不是什么好鸟!稍一停顿后,微笑着继续道:“大叔,能看得出来,咱们都是习武之人,你们所学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吗?

  黑暗勇士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与巨狼搏杀时,雨兴几人明显有功夫根底,包括与狼王一起的壮汉,功夫也与华夏有几分类似,不免让他产生疑惑。

  “呵呵,我们祖祖辈辈种田打猎,哪有什么传下来的功夫?”

  毕竟救过自己的孩子,而且秦烈几人又表现的有礼有节,他的“坦白”让雨天泽神情放松了许多。

  笑着继续道:“是一年多之前,统领发给各村寨一些武学心法招式,让年轻人平时习练,以抵抗外族的侵扰,实力强的可以招进黑暗勇士,保卫整个部落的安全!”

  “这里部落很多吗?”

  秦烈恍然大悟,当初圣域的手下,岂不也曾去抢鬼门心诀?

  自然也包括各门各派,沉思了片刻继续道:“刚才听雨萌妹子说的圣殿,又是什么地方?”

  黑暗勇士应该是部落的守卫J人,可应该是妖族作祟,难道部落首领便是妖族?

  “我们是天龙,周围还有承瀛,神安,蛮人及沧邦四个部落,相互之间虽有往来,却也免不了矛盾争端,尤其是咱们这些边界的村寨,更是经常受到侵扰,年轻人勤奋修炼功夫也是逼不得已。”

  这点与外界的各国之间一样,哪有真正的和平?

  电视上领导们之间相互拍照握手,下边的人则撕得血肉模糊!雨天泽轻轻叹了口气,显露出内心的无奈,稍一停顿继续道:“五个部落中,以承瀛的实力最为强大,每年除了要向其他四个部落征收粮食牲畜,还要五百名实力高强者作为圣士保护圣殿,五百名年轻女孩侍奉神祖。”

  “神祖?

  你们谁见过?

  这些男女有回来的吗?”

  玩命哭笑不得,对于现代人来说,听到这种消息简直是愚昧之极,但想想华夏过去的历史,岂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?

  继续道:“凭什么听他们的?

  难道其它部落不能联合起来,直接干掉他们不就行了?”

  “哪有这么容易,往往越是弱者越不团结。”

  秦烈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。

  这是现实,就像一个公司,员工凝聚在一起就能争取更多的福利,可往往很多人想走捷径巴结奉承,自己捞点好处,其他多数人都吃亏。

  “没错,不仅不团结,还相互争斗掠夺,搞得族人们都不得安宁。”

  雨天泽脸上带着哀伤无奈继续道:“传说圣殿中金碧辉煌,山珍海味应有尽有,跟着神祖这些孩子们也不会受苦!”

  很明显,他也是道听途说,或者是众人一种无奈的美好愿望!“连族人都保护不了,还要部落有什么用?”

  所谓的黑暗勇士,说是抵御外族的掠夺侵扰,但对强者又唯命是从时,岂不就变成了对部落首领对自己统治地位的保护?

  秦烈脸上带着不屑,沉思了片刻继续道:“大叔,我们好不容易到外界一趟,也不着急回去,能不能在这里多呆点时间,可以打猎来补偿我们的……”虽对这里有了简单的了解,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圣殿,只能先稳定下来再想办法。

  在华夏他不缺钱,可在这里却一点屁用没有,都不知道当地如何进行交易,也不能白吃白喝,唯一的方式就是打猎作为回报。

  “诸位救了雨萌他们,便是我们一家的恩人,只要别嫌弃我们吃的寒酸,住多久都无妨。”

  雨天泽话虽这么说,可从脸上的为难,便能看出他们吃喝也并不宽裕,果然稍做停顿继续道:“一会我去转转,给你们弄几件衣服,穿成这样不方便。”

  秦烈几人的穿着,明显有些“另类”,很容易招来寨子里人的“非议与质疑”!“谢谢大叔!”

  秦烈正求之不得,立马一口答应道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天门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mxiaoshuo.com/book/21469/2161/